hello

混沌的不明物质
底牌是张修仙牌

北大弟弟说
「你应该找一个宣泄的地方」

是吧,哪怕最勇敢坚强的人也有痛苦悲伤的时刻。
大概当这种时刻时,应该找个人说说话
或者记录下来
或者跑步
总之找一个宣泄的方法吧

也就这么620天了。

我以为我无疾而终的暗恋
我以为我有新的cp磕
我以为我被救赎
我开心着欢呼

轮子直直地冲向了一只蝴蝶
我没有转方向
我没有躲开它

两秒后我才捏了刹车
回头看到在地上挣扎的它
黄黑纹路的右翅被碾过卡在路面
它在挣扎
而三秒后
我没有调头
十秒后我开始恨自己
十五秒后我开始哭
二十二秒后我开始怀疑自己
三十秒后我摸干了眼泪

失败者?
不不不
我是人间渣滓

你是我的死心

你是欲望之火
你是万恶之源
你是念念不忘
你是不敢直视
你是b612的小王子

我是看不到找
我是找到了躲
我是傻笑不止
我是痛苦不堪
我是像狐狸的毒蛇

醉酒的第二天
是喝水都想吐

决绝(花吐症梗,帅梦)

【避雷声明】新人手生/没有文笔/纯属流水账/ooc/超超超超短

所谓花吐症,指因思念太久,而导致身体发生的病变。

那人走了。
不同队也没关系,不强求,赛场上见也可以。
那人走了很久。
再见已是对手,只能伸着手等他走过来握手。
那人走了太久。
他选择了新天梯,他没守住这峡谷。

思念成疾
这次的咳嗽留了朵小花给他,白白嫩嫩还周周正正的。他盯着这小花看,看那么久,也没想好该做什么表情。

「呛着了?这也没吃几口啊?」看到梦泪捂着嘴忍着咳嗽往卫生间跑,教练很是担心。

「你是不是感冒了?我去问阿姨给你找点药吗?」半夜被梦泪的咳嗽吵醒的Vv迷迷糊糊的问。
「不用咳…明天再说」

梦泪很早起了床,或者说醒着等天亮起了床,直接走进浴室锁了门。
水声多少可以掩盖一些咳嗽的声音,梦泪几乎咳到站不住,后来干脆半蹲着朝马桶咳,花一点点堆积起来,但渐渐掺杂了不一样的颜色。

是血。
梦泪愣了好一会儿才开始害怕了,他扶着膝盖的手指开始发白,甚至连咳嗽都停了下来。

【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告诉他吗】
【求他亲我吗】
【我操我他妈是傻逼吗】
【不我得离开这里】
【必须赶紧离开了】

「嗯,也是,差不多该结束了。」看着那些沾着血迹的花旋转着冲进了下水道,他好像是带着笑意,小声对自己说着。

「梦泪?你…申请退役?」管理层一片震惊。
「是的,对不起,教练您也看到我最近咳嗽挺严重,医生说是作息紊乱导致免疫力低下引起的,治好后也需要长期调养,我打算以后就不打职业了。」相反梦泪显得冷静且坚定。

后来也是不出意外被他知道了,几个月没消息的人也来礼貌问候一下。
「梦泪你申请退役了?」
「嗯,身体不好,打不了职业了」
「在治疗了吗?哪个医院?」
「在吃药了,病不严重,调养就好了」
……
「这段时间我打完比赛去看看你」
「谢谢你,不用了,我回老家调养的」
……
「好吧,不打扰你了,你好好调养」
「嗯」

后来大概是
梦泪迅速且成功的退役了,前后不超过两天。退役后迅速的躲开了所有视线,在长三角的一个小镇租了间公寓,每天一个人关在房间里,打游戏、咳嗽、吐花。

再后来大概是
他咳到没了力气手指发颤视野模糊,用最后一点力气凭感觉打这句话

「你说,人死后会去王者峡谷吗?」

很想回南京

慕雪:

在南京金鹰世界看QGC黄金挑战赛,AG男团太帅了~开心~

新年新气象

今年呀
有三个目标
1.买保险
2.消灭负债
3.出一次银桑


如果我是个男孩子该多好
可以去撩小哥哥
可以去撩小姐姐
可以撒娇
可以耍帅


可是我是个老阿姨

祝新年的我
有底气哭也有力气笑
有底气爱也有力气作

谢谢2017年给我力量的的阿平、阿蕊、晗晗、小嘉嘉、鑫科、佘老师、东青、星星
谢谢2017年努力的活着,找到了喜欢的工作,过上独居生活的我
谢谢2017年仍然在我身边的我苏、爸爸、妈妈、弟弟

谢谢2018年第一天,很棒的我自己!
愿本命年的我,能继续与这个世界相依为命。